首页 > 技术支持  >  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三章 3.2节 清除垃圾

乐高复仇者联盟玩具: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三章 3.2节 清除垃圾

2020-03-26 10:15:38 秘书 男人 只是 没有 我要评论
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三章 3.2节 清除垃圾

3.2节 清除垃圾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节目主持人问:「关于目前甚嚣尘上的公鹿小队丑闻。因为你以及其他议员坚持,总统已经革除了那位指挥官在公鹿小队和议会的职务。有人认为他始终是国家英雄,应该让他比较体面地下台。你有什么回应呢?」

「正因他的身分特殊才更要从严处理,否则如何竖立政府的威信?何况我认为,只是将他软禁在家已经是总统非常仁慈的表现。」中年男人回答。

「所以你认为这是最好的处置了吗?」

「没错,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没什么好说。即使他对国家有所贡献,但国家要前进我们总得清理这些军队内部的腐败。人们会逐渐淡忘他。」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嗯,今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再次感谢波兹议员今天抽空接受我们的访问。接下来在新闻之前,有艾薇法的新歌……」

音乐响起,「ON AIR」的灯号熄灭。主持人结束广播,与波兹议员再次客气地握手。

「波兹先生,将来退休了要不要考虑当DJ?你的声音真有魅力。」

「呵呵,这大概是上天让我长得不够英俊的补偿。」隔音墙壁吸收了他虚应的笑声,「上次送来的咖啡豆还合口味吗?」

波兹已经是第二次来这个节目接受访问。

「你太客气了。不过我想可能那些豆子太高级,总觉得比我喝过的廉价咖啡浓烈太多,心脏有点受不了。我转赠给慈善团体了,目前的兑换率应该会让他们很感激你。」

「我记得你上次好像曾经为农村的慈善团体筹款吧。你跟那些一旦成名就只想着挣钱的家伙不同,真难得啊。」

「哪里话呢,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自然会关心普通人的需要。」

主持人恭敬地送波兹离开。波兹一步出电台,随侍在身边的秘书立即为他披上高级的黑色长外套。虽然是夏天,但太阳落下后气温下降,而接下来他们去的地方尤其清凉。

波兹两鬓斑白,眉宇间的皱纹特别明显,身材瘦削,但是步伐稳重,看起来相当精力充沛。身上高级却低调的西装正配合他的身份。

他身边的秘书同样穿着得体,只是脸色略为苍白。他大约三十来岁,戴着眼镜和黑色手套,眼神冷漠。

「替我送点补偿给这家电台的台长,传个话。」波兹说,「我不喜欢刚才那家伙,他不懂如何喝咖啡。」

「好的。」

秘书立即回应。在那个年轻人愚蠢地问出公鹿小队的问题时,他就知道他的老板会下这个命令。可怜的小伙子,才刚开始有点名气。

「先生,包裹准时送到。」

波兹听了只是微微颔首便坐上自己的豪华轿车。

秘书充当司机,驾驶车子穿过亚格斯首都新薜图(Sonceto)的街道。街道灯火通明,穿着光鲜漂亮的男女,挽手出入晚上仍然营业的高级餐厅和咖啡店。这些人正在享受亚格斯因为农业贸易而带来的经济好处,近年越来越多高级娱乐场所和商店在亚格斯首都开业,也吸引了更多跨国企业进驻。

当然,亚格斯越繁荣,GDG咖啡公司便越容易赚钱──虽然这并不是必要条件。在世界大战之后,许多跨国企业都是独立在国家以外存在的势力,比很多国家都要成立得更早,企业拥有自己的财富和军备。某程度上,它们只是没有固定国土的国家,员工就是国民。

波兹并没有说谎,亚格斯政府确实是GDG的股东之一。但是这并没有改变GDG作为跨国企业的特质。只要有利可图,它可以与亚格斯政府友好合作,反之也可以随时舍弃这个国家。

有人获利就有人亏蚀,聪明人会知道怎么把握时机让自己成为前者,正如如今游走在首都街道上的上流男女。

轿车渐渐驶离市中心,缺乏了商店照明,道路昏暗下来,路人也越来越稀少。只有一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翻着街灯下的垃圾堆。看,这些在大好环境下仍然不懂得图利的蠢人,只能过着与自己才能相称的可悲生活。波兹不经意地露出鄙视的目光。

轿车最后驶到首都外围的某个山岗,他的秘书始戴上防毒面具遮盖面目。这里距离火车站不远,却杳无人烟。因为此地曾是二战后期的军营,据说曾经埋葬了数以万计的无名军人和平民,以后就一直没有人够胆重建。如今只剩下一幢半毁的教堂以及传说是靠着消化死人养分成长的野林,在夜里感觉更加阴森恐怖。

一辆军用吉普车停泊在树下,有一个穿着迷彩风衣的男人依着车子抽烟,藏身在阴影中活像蛰伏守候受害者经过的恶灵。他在轿车靠近时便立即丢下烟头踩熄,再戴上全脸防毒面具。

波兹打了个手势,他的秘书便会意下车。秘书走到风衣男人面前,递上一部手机让他接听。

「让我的人看看包裹。」

电话中的人,也就是仍然坐在车内的波兹向风衣男人这样要求。

风衣男人耸了耸肩,一派你说怎好就怎好的态度。他领着秘书走到车后,掀开防水布,打开藏在下方的尸袋,露出一张白发白胡的年老男性脸孔。

皮肤毫无血色是理所当然的,甚至已经可以看到明显的紫灰色尸斑,大小伤口都已干瘪。但秘书还是默默地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检查尸体,才回头朝车上的老板点头。

「他的狗牌在我接手时已经不见了。」

车上的人没有追问,于是风衣男人继续交易,取出一个布袋交给秘书。

「我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拿。」风衣男人强调。

秘书打开检查:两套军服、一柄手枪、两个弹匣、两柄短军刀、一支战术笔、一条围巾、几张纸币和少许零钱。

秘书回头朝轿车摇了摇头。

「你肯定你没有漏掉任何东西?」波兹用电话质问那人。

「如果你的人有仔细看清楚,就会发现我连他甩掉的脚毛都带过来了。」男人没好气地说,「不然你也可以告诉我到底要找什么,那么也许我们的交易可以更有效率。」

「我跟你说过,你要连他坐过的每块石头都翻起来看!」

「你也说过不能打草惊蛇。如果他是那么容易跟踪的话,他就不是那个『你知道是谁』了。」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波兹强调。

「当然,他只是个驻守扎马伊、无人认领遗体的老兵。」风衣男人摊了摊手。

秘书继续默不作声,等待老板指示。波兹坐在车厢里皱起眉头沉思:都做到这地步了,居然还没找到要找的东西,这可不妙,非常不妙。

「他在扎马伊有没有跟谁往来?」

这个看似普通的提问让风衣男人感到一阵恶寒。

「我们那边大部分都是毛都没长齐的新兵。谁会理会一个糟老头?」

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回答。他没兴趣袒护那些小鬼,只是再下去麻烦和风险会太大。钱,要活着才有用。

「找不到的话,确定那东西永远没有人找到也是一个方法。」波兹沉吟半晌:「他有跟你的小队以外的人接触吗?」

「没有。」风衣男人暗暗流下冷汗。

波兹顿了顿。风衣男人不知道他会否相信这个理由。

「我想起来了,有一个特别任务很适合这个小队参加,一个实验任务。」最后电话传出这个决定。

他妈的。风衣男人在内心暗骂。大人物果然都心狠手辣,虽然他自认是一丘之貉,但他直觉明白到彼此思考这种事的著眼点完全不同。

在对方眼中,他和其他士兵都一样,只是某种成本。

「我们有协议在先。」

风衣男人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说不定这会显得他胆怯,可不是明智之举。他若无其事地双手抱胸,确保手枪就在风衣下。

「别担心,我是个讲信用的人。」波兹若无其事地说,「我们只是把交易做大一点。」

「那可是要下地狱的。」风衣男人叹气。

「中士,以我所知你并不是因为仁慈友爱才活到今天。」波兹淡然地说,「你在登山者行动(Operation Hiker)的表现很优秀,只是亚格斯军方没有看出你的价值。你才廿多岁,还很年轻,容我建议你换个跑道,事业会发展得更好。」

提到往事,穿着风衣的阿汉面色一沉,幸好对方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GDG?」

「不,更好、更适合你的。只是可能稍为离亚格斯远一点。」

「那就有劳阁下费心了。」

阿汉一边用愉快的语气回答,一边在内心咒骂。他根本没有选择。不过他很清楚,只要对方仍然觉得他有用,他就不会被灭口。也罢,他向来习惯见步行步。

「开心一点,中士。你只要想成是搬家之前处理掉不要的垃圾就好。祝你有个美好的新开始。」

波兹挂线。阿汉把电话还给秘书。

「你明天会收到通知。」一直沉默的秘书终于开口。

「这东西呢?」阿汉指了指车尾的尸袋。

「我会处理,你可以走了。」

阿汉松一口气。他得连夜赶回边境军营,正是求之不得。

他卸下大老远带来的货物,驾着吉普车离开那个鬼地方。一直到他狂奔上了高速公路,才相信自己暂时死里逃生。虽然一开始他就知道这差事有鬼,都怪自己一时财迷心窍,但是那么大笔钱谁能忍得住啊?

总之,与其相信对方的承诺,还是自己找定后路更稳妥。阿汉暗自打算。

吉普车离开后,秘书把尸袋拖到教堂旁边,那里有一个早已挖好的洞。他把尸袋以及老兵的遗物全都丢进去,拿起旁边的铲子把泥土重新填起来。她身形纤瘦,但干起体力活来却似乎毫不费力,动作规律得像机械人。

布置好之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对新的手套换上,才回到轿车握上方向盘。

轿车掉头,沿着来路离开。

「先生,小姐的生日蛋糕已经订好了。店家说近期蜂蜜价格上涨得太厉害,所以订价比原定的贵了一倍。」

秘书一边驾车一边报告。

「那孩子也太挑吃,到底是谁把她宠成这样子?这都是你的错,派翠克(Patrick),你其实是蜂巢蜜糖(Beehive Honey)的间谍吧。」

波兹露出一抹慈祥的微笑。

「对不起,先生。但我想小姐其实很想你可以有多点时间陪她。」

「我可是忙着赚钱给她买蜜糖蛋糕啊,又不能让她吃咖啡豆。」波兹愉快地叹气。

「下周的GDG股东宴会你要带小姐出席吗?」

「不了。反正我又不是股东,省得记者乱写。而且我要处理一下『仓库』的事。」

「明白了。」

「明天我想早一点回去议事厅,把我的行程提早一小时。」

「好的,先生。」

秘书跟随她的老板多年,不需要再多问就知道如何处理那些士兵。

轿车驶回首都街区,朝着波兹的豪宅前进。不久前对话中提及的那个小队的命运,早已不在波兹的思考范围之内。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